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仲裁典型案例

李某申请某公司工资等争议一案

发布时间:[2018-02-08]

  京海劳人仲字[2018]第号

  申请人李某,女,1989年12月出生。

  被申请人某公司,住所:北京市海淀区上地东路。

  申请人李某(以下简称李某)与被申请人某公司(以下简称某公司)工资等争议一案,本委受理后,依法由仲裁员艾琦独任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李某申请称:我曾系某公司员工,该公司未支付我工资及年假工资,且违法将我辞退。现要求某公司:1、支付2017年8月1日至2017年9月23日工资20413.79元;2、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6000元;3、支付2017年5月15日至2017年9月23日未休年假工资9931.03元。

  某公司未答辩。

  经查:李某主张:其于2017年5月15日入职某公司,从事行政工作,双方签订有劳动合同,其试用期月工资标准为7500元,其正常出勤至2017年7月30日,某公司以银行转账形式支付其工资至2017年7月31日。李某就其主张提交了劳动合同等进行证明。劳动合同显示甲方为某公司,乙方为李某,合同期限自2017年5月15日起至2020年5月14日止,其中自2017年5月15日起至2017年8月14日止为试用期,甲方处加盖有“某公司”字样印章,乙方处载有李某签名。

  李某主张2017年7月30日某公司通知其放假回家等待通知,某公司老板口头承诺其在家办公,工资照发,其于2017年8月1日至2017年9月23日期间在家进行核算工资、缴纳社保等工作,故某公司应按照其正常工作时的工资标准向其支付上述期间工资。

  李某主张2017年9月23日某公司无故将其辞退,某公司应支付其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李某就其主张提交了录音进行证明。录音显示为多人谈话,李某主张对话方为某公司董事长李某,内容为沟通工资发放事宜,谈话时间为2017年9月23日。李某未就录音中谈话人身份举证予以证明。

  李某主张其每年应享受5天年休假,某公司未安排其休2017年5月15日至2017年9月23日期间年休假,故应向其支付上述期间未休年假工资。李某未就其入职某公司前曾连续工作满12个月举证予以证明。

  上述事实有李某陈述、庭审笔录、劳动合同等在案证实。

  本委认为:李某主张其与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并就其主张提供了加盖有“某公司”字样印章的劳动合同作为证据。现某公司经本委依法通知无正当理由未到庭,本委视为某公司放弃质证及抗辩的权利,其应就此承担相应不利后果,故本委对李某提供的劳动合同予以采纳,并据此采信李某所持其与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的主张。

  李某虽主张其于2017年8月1日至2017年9月23日期间因某公司原因未出勤,但并未就其主张提交证据证明,此外,李某亦未就其在家为某公司提供劳动举证予以证明,故其要求某公司支付上述期间工资的请求依据不足,经本委核算,某公司应向李某支付2017年8月1日至2017年9月23日期间生活费2396.33元(计算方法:1890×70%+2000×70%÷30×23)。

  关于年休假一节。《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第三条规定,职工连续工作满12个月以上的,享受带薪年休假。李某虽主张其在某公司工作期间每年应享受年休假5天,但并未就其于2017年5月15日入职某公司前连续工作满一年提交证据进行证明,故其要求某公司支付2017年5月15日至2017年9月23日期间未休年休假工资的请求依据不足,本委不予支持。

  李某虽主张某公司无故与其解除劳动合同,并就其主张提交了录音进行证明,但鉴于李某并未就录音中对话人的身份提交证据证明,故本委对该证据材料不予采纳,继而对李某的主张不予采信,其要求某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请求缺乏依据,本委不予支持。

  某公司经本委依法通知无正当理由未到庭,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三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现缺席裁决如下:

  一、某公司于本裁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李某二〇一七年八月一日至二〇一七年九月二十三日期间生活费二千三百九十六元三角三分;

  二、驳回李某其他仲裁请求。

  本裁决对某公司为终局裁决。某公司有证据证明本裁决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之一的,可自本裁决书收到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裁决。李某如不服本裁决,可于本裁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逾期不起诉,本裁决书自作出之日起发生法律效力。

  仲裁员   艾  琦   

  二〇一八年一月十五日

  书记员   段雅菲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